48年前那惊天动地的一枪:424刺蒋案 !

在48年前的4月23日、在隔日那惊天动地的一枪之前,纽约市的一隅,黄文雄、郑自才跟赖文雄三人在安静地聚在一起,共同面对一个困难的抉择:明天,谁开枪?

谁要开枪,刺杀蒋经国。

良久,没有人说话,因为谁都知道这一枪的后果跟严重性。

「不如就我来吧。」郑自才先开了口,他是这次行动的主要策划者跟发起者。如果我不做,谁做?他心里这幺想着,但这时,却听见黄文雄的声音:

「你有妻有子,还是交给我吧。」

面对轻则数十年的徒刑,重则可能现场被射杀,在郑自才的自告奋勇之后,在可以安静地保命也不会有人责怪的情况下,黄文雄仍旧选择挺身而出。

当然,还有另一个不用说白的原因,郑自才的妻子,就是黄文雄的亲妹妹,黄晴美。

当晚,三人决定,隔日由黄晴美将枪藏在随身包包中,在纽约广场饭店前再交给黄文雄行刺,这,就是着名的「424刺蒋案」。

1970年,美国正值反越战跟黑人民运风起云涌之际,但台湾却是完全相反,自由中国、文星杂誌相继被禁,民间反抗团体完全噤声,蒋经国则按照父亲蒋介石的安排,一步步做到了行政院副院长,顺势接班已成必然,蒋家在台湾的独裁统治似乎永无天日,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郑自才决定行刺蒋经国,试图藉蒋经国之死,中断蒋家在台父传子的稳定统治,再利用国民党内忙着争夺权力之时,为台湾民主运动、为台湾独立运动留下一丝空间。

,郑自才负责假意在饭店门口发放传单,吸引安全人员注意,而黄文雄和黄晴美兄妹则伪装成一对情侣,缓缓地往行刺地点前进,在多年后黄文雄寄给友人的信中,曾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至今,我想不起有那一句 I love you,比黄晴美对黄文雄说的这一句用情更深。

48年前那惊天动地的一枪:424刺蒋案
郑自财(左)与黄文雄(右)于(蒋经国死亡三十週年日)在台北市举办《刺蒋:郑自才回忆录》着作发表会后

当蒋经国从座车中出来时,身边围绕着大批纽约警察、维安人员以及示威群众,黄文雄趁乱混入人群,在蒋经国即将穿越旋转门进入饭店的前一刻,黄文雄从人群中窜出,用台语大喊:「我们是台湾,在这里清算我们的血债冤仇!」

但,在他开枪的同时,纽约市警已经扣住了他的手腕,子弹从蒋经国头上20公分差差擦过打在旋转门的玻璃上,警察随即将一拥而上,而在一旁郑自才见状立刻冲上前去营救,其实,在诸多警力包围下,即使冲上去又能做什幺呢?但他没有时间考虑这些,这一次,在可以安静地保命也不会有人责怪的情况下,换郑自才选择不顾自身安危地挺身而出。

纽约市警抽出警棍,迎面就是一棍划破郑自才的脸,当场血流如注,隔天报纸上都能见到他血流满面的照片与黄文雄坚毅的面容。同时,一旁的黄文雄也被警方压倒在地,但他仍奋力试图挣脱,不是为了逃跑,而是为了不要像犯人、不要像犯了错一样地被压制,他仰天高喊的字句,至今仍在我们心中迴荡:

事后,他们各被美国法院判定暂以美金10万及11万交保,两人决定弃保逃亡,黄文雄前辈于1996年偷渡回台,后接受扁政府邀请出任国策顾问,但在「全民指纹建档」一案中,黄对扁政府侵犯隐私的作为感到不满,虽然透过大法官释宪后指纹建档暂缓,但黄文雄仍不恋栈权位,他辞去了国策顾问一职,全心投入台湾人权运动之今。

郑自才前辈先后因此案在美国、瑞典、英国坐牢,又在偷渡回台后遭国民党逮捕,1993年出狱,于今年初发表自传《刺蒋:郑自才回忆录》,但自传的结尾,却停在他从美国假释出狱準备重新出发的1974年底。「然而,另一场始料未及的人生转折,就在前方等待我的到来⋯⋯」,他指的,是回到瑞典后和黄晴美因想法不合离异的故事,在某次的专访中,记者问他是否会把这个故事说完,他摇摇头说:「回忆太痛苦了,不会再写了,对刺蒋案有交代就好,其他就是私人的事情了。」

而全程参与刺蒋的策划、并亲手将武器交给黄文雄的黄晴美前辈,则在今年1月30日上午10时,平静地在瑞典逝世,她在郑自才潜逃瑞典的数个月后,便携子女移居瑞典团聚,郑被引渡回美国服刑,她则独自抚养子女成年,对此她不但无怨无悔,还表示独自谋生让她成为「更完整的女性,一个更完整的人」,胞兄黄文雄称她是「天生的女性主义者」。除此之外,她虽长居瑞典,仍终生心繫母语存亡,除了学习研究母语书写之外,并不时投稿捐款,与李江却台语文教基金会来往甚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