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陪游先缴1850元订金‧53%收入奉献集团!

当陪游先缴1850元订金‧53%收入奉献集团(吉隆坡10日讯)经济不景气,大学生毕业后找工难,色情集团趁势在招聘网站打出“招聘陪游,月入万元”的诱人信息,利诱大学生加入色情行业赚外快,不惜陪游、陪酒、陪上床。据知情者透露,特别是过年过节或是学校假期,就会有学生兼职,而“陪游”这个这个隐秘色情行业,也随着网络的普及,更成了近年最火爆的网络关键字。据了解,之前有一批来自霹雳怡保的女学生,毕业后当“陪游”一段时间。据行内消息透露,单是陪客8小时,就有3500令吉丰厚收入,而她们若是超时工作(上床)每小时是200令吉计算。不过,天下没有免费午餐。招聘广告中也声明,当陪游小姐不只要预先缴交1850令吉的订金,而每次接客后必须将1850令吉,或等于53%的收入汇入色情集团户头。因此,陪游小姐实际上只得到1650令吉酬劳。如果陪游小姐在3个月里顺利完成“任务”,也能取回早前缴交1850令订金。3个月完成任务取回订金《》接获一名妇女的投诉,其18岁女儿被招聘广告中的高薪报酬所吸引,险些误入歧途当上“陪游小姐”。“女儿告诉我,在她打听这份工作详情时,负责人告诉她,一旦被录取,她将会被安排陪伴男客户出游、喝酒,其中也包括提供性服务。”不愿具名的李姓妇女声称,她是无意中从女儿的手机通话内容中,发现女儿应徵这份以高薪、工作时间自由为卖点的工作。经追查下,她才惊然揭发本地色情集团跑腿通过街贴等方式,暗地里聘请男女陪游,专为中国、香港及台湾游客提供性服务。她说,其女儿是在一次与友人出外用餐时,在饮食中心内看到“陪游”招聘启事。由于18岁的女儿没有工作经验,又被招聘广告中的高薪报酬所吸引,于是尝试打电话应徵。由于女儿第一次工作,害怕家人知道她从事不良工作,于是要求只当陪游及在家乡工作,对方也一口答应,让她的女儿更加心动。“女儿告诉我,色情集团负责人透露他们的服务範围广泛,各州属都有提供服务,只要接获客户的要求,对方就会安排行程开始工作。”她还说,女儿每天只需工作8个小时,就可以赚取3500令吉,很有吸引力。如此优渥的条件,难免让刚入社会的年轻人动心。而色情集集团如此公开招募陪游,也足以让一些单纯的年轻人误入歧途。她指出,在这五花八门的世界,形形色色的行业却有时隐藏着不为人知的一面。每个人在选择工作的过程中,必须小心谨慎,避免一失足成千古恨。涉性交易将受法律制裁爱滋病社区服务志工叶坪法投诉说,男同志社群网站本来是提供男同志交友的一个平台,如今也沦为性工作者用以招客的管道。据他了解,这些性工作者一般收费170至200令吉,并分为两种性服务对象,即男同志与异性恋男子,前者或许是为了慰藉个人的身心灵和对情慾的渴望,后者则是为了赚取额外收入,成为“陪游先生”。不管是“陪游小姐”或是“陪游先生”,都是游走在法律灰色地带的性职业,在国外屡见不鲜,但是在陪游过程中发生色情交易,就是卖淫嫖娼,是会受到大马法律的制裁。由于提供性服务者经常与不同的人进行性交,属于爱滋病高风险群,尤其是裸背族(bare back,意指没有戴套进行性行为)及透过药物性交(Chemical Fun)的同性恋者,都不带安全套,或进行非安全性行为,叶坪法也为此表示担忧。透过男同志网“自我推销"爱滋病社区服务志工叶坪法指出,男同志社群网站是纯粹提供男同志交友的一个平台,但目前已成为许多性工作者招客的主要管道,尤其是来自泰国、印尼及缅甸等邻国男生,都通过男同志平台“自我推销”。“这些社群网站本来不是色情网站,但由于是免费登记使用,导致许多性工作者混入招生意。”他打开其中一个社群网站,里头的会员皆是男性,有的身材壮硕,有的外表俊秀。其中一名男子的账户,在状态栏上写着“Come and get me”(来找我)。“这一看就知道是提供性服务的,显示自己不是单纯的交友。”他补充,有关社群网站具有区域性分类的功能,属于流动式,例如在曼谷登入网站,就能够搜罗到当地男同志。“这些男妓接客的习惯是,在下榻酒店住上两个星期左右,并且儘量在这个期限内接客。逗留的日子结束后,他们就会另寻其他州属或地点打猎。”据他了解,这些外籍性工作者一般收费170至200令吉。交易后走人警难侦查提到男同志提供性服务一事,叶坪法指出,男同志提供性服务的对象可分为两种,即男同志与异性恋男子,前者或许是为了慰藉个人的身心灵以及对情慾的渴望,后者则是为了赚取额外收入。“一些异性恋男子为了赚钱,不管男女客人都愿意接,但是他们较喜欢接受女性顾客。”他说,大约4年前,他曾受马来西亚家庭计划联合会的委託,以协助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深入探讨男性性工作者的生活方式。没合约绑身“当时的访问工作主要集中在吉隆坡地区,受访对象是20名男性工作者、5名顾客以及3名中介人(俗称龟公),每位受访者可获得50令吉。”他透露,一般男妓提供的性服务收费为200令吉以上,而且比中性人及女性的收费还高。“男性提供性服务有别于中性人及女性,他们不会随意站在街边拉客,而是透过社群网站招揽客人,之后约好时间、地点或订好的酒店进行性交易。”“我国男性工作者除了透过中介人来获得生意之外,一些人是透过社群网站来进行性交易,属于个人的。不过,一些来自缅甸、越南、尼泊尔及孟加拉等外劳,亦兼职当性服务者。”他补充,由于中介人没有採取硬性规定,或用合约绑住性工作者。因此,在完成性交易之后就可走了,流动性非常高,也导致警方难以侦查。男女陪游无权选客男女陪游无权选择客人,甚至无法知道客人的样子和资料,但客户群主要是来自中、港、台的游客,因此必须跨州提供非一般服务。一般上色情集团会为客户提供一本记录了旗下陪游男女的资料及照片,一旦客人指定某小姐,双方就可以在指定地点约会。由于客户群都是游客,男女陪游表面上是陪客观光介绍大马风景,但实际上是陪客人喝酒,甚至陪上床。如果男女陪游只选择在自己的州属工作,他们的客户群将受限制,女可以赚取的“工资”也相对的比较少。警吁民众报案助查槟州代刑事调查主任纳西尔鼓励民众向警方报案,以方便警方依相关的法令採取应有的行动,对付在网上招聘陪游的非法集团。纳西尔说,在网上散播色情照或网上恐吓等的行为都是触法,警方可依採取行动,将涉案者逮捕、调查或控上法庭。他说,槟州警方有网络小组负责侦查涉及网络的案件,但前提是有受害者或是公众的投报,小组才能在网络上进行搜证、调查或侦查。“小组警官或警员都是专业人士,精通网络世界的动向,所以在网络或社交网站上监查或搜证,绝对不是问题。”纳西尔透露,据他所了解槟州警方并未接到类似的投报,所以并没针对些展开调查。他呼吁已经投身“陪游”这行业的男女,挺身而出到警局报案,协助警方扑灭这败坏社会风气的色情行业。“就算不是当事者,如在网上发现这些可疑的招聘广告,也应秉持着当个良好市民的精神,而向警方举报。”盼自爱勿陷入“色情”网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纳西尔呼吁大学生洁身自爱,免得一失足成千古恨,坠入色情集团设好的阱陷而无法回头。纳西尔说,网络世界上无奇不有,也因而遭不法之徒滥用,进行各种勾当。“不法集团常以各种技俩和手段诱惑人步入陷阱,进行诈骗或勒索。”他说,寒窗苦读多年毕业后,大学生理应拥有足够的知识去分辨是非真假,而不会被“月入万元”这4个字而甘愿步入色情集团设好的陷阱。‧2014.02.10
上一篇: 下一篇: